戏鸿堂法帖计子顾必能尽力矣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此帖亦称《与无咎通判书》,《御刻三希堂石渠宝岌法帖释文》称《与无咎》,《墨缘汇观》称《南康帖》。行书。纸本。纵30.8厘米,横64.7厘米。信札一则。书于北宋哲宗元祷六年(1091)之后。《渤海藏真帖》卷四、《海宁陈氏藏真帖》卷四、《秀餐轩帖》卷四、《李书楼正字帖》卷五、《御刻三希堂石渠宝岌法帖》第十三册、《仁聚堂法帖》卷五、《谷园摹古法帖》第一!·三卷收录。

  释文:庭堅頓首。兩辱垂顧。甚惠。放逐不齒。因廢人事。不能奉詣。甚愧來辱之意。所須拙字。天涼意適。或能三二帋。門下生輒又取去。六十老人。五月揮汗。今實不能辦此。想聰明可照察也。承晚涼遂行。千萬珍愛。象江皆親舊。但盛暑非近筆硯時。未能作書。見者為道此意。庭堅頓首齊君足下。

  庭坚顿首,承惠糟姜银杏,极感远意,雍酥二斤,青州枣一蔀,漫将怀向之勤,轻渎不罪,庭坚顿首。

  《勤恳帖》亦称《示谕帖》、《致公言通直执事尺牍》;行书 纸本 27.9 × 24.8cm,凡8行,7l字。无书写时间,从笔法、结体、书风等方面综合判断,应是早年所书,大约书于1086一l093元祐年间。钤有“宋鹤堂”、“知颐印章”、“大观”等印记。《书画记》、《石渠宝笈初编》、《故宫书画录》等著录。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黄庭坚《藏镪帖》(又名《致明叔同年尺牍》)纸本行书 28.5×20.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庭坚因赵景道喜学其书而书此三诗赠之,尺牍中谈及苏轼的书法,并将之评為当时的“天下第一”。黄庭坚认為学自己的字容易导致“笔软无劲气”,而建议景道应以苏轼為学习对象。黄书与苏轼书法各有千秋,而苏书用墨太丰,亦是小疵,黄曾戏言苏字“石压蛤蟆”,而苏反唇相讥黄字“死蛇挂树”,双方都提到了对方特点,同时也点到不足,而他们之间的调侃都是善意的,正因为这一点而成了千古佳话。

  黄庭坚出身于一个家学渊博的世家,父亲为著名诗人,与当时的王安石、欧阳修、梅尧臣都有交往。自小聪慧过人,一生命运多桀,仕途坎坷,与苏东坡极为相似,热衷佛老,也不逊于苏。《宋史·文苑传》称他:“庭坚学问文章,天成性得”,陈师道谓其“诗得法杜甫,善行草书,楷法亦自成一家。”他自己说:“余学草书三十余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舜钦)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

  惠寄鲍诗、杨(扬)州集。实副所望。广陵四达之冲。人事良可厌。又有送故迎新之劳。计得近文字之日极少。然旨月‘之奉易丰。又弟甥在亲前。此亦人生极可意事。且主人相与。平生倾倒。徐复何言。闻说文潜有嘉除。甚慰孤寂。但未知得何官耳。山川悠远。临书怀想不可言。千万为亲自重。搏前颇能刚制酒否。每思公在魏时多小疾。亦不能忘念。不次。庭坚叩头。上 无咎通判学士老弟。

  庭堅頓首,承見諭,早嘗過此,延佇甚久,何以不至耶。雪寒,安勝否?大軸今送,然勿多示人,或不解此意亦來索,匠石斫鼻則坐困矣。庭坚顿首。明叔少府同年家。

  此帖亦称“与景道使君书”。纸本,纵27.8、横47.4厘米。被《戏鸿堂法书》、《玉烟堂帖》、《海宁陈氏藏真帖》等丛帖收录。被《戏鸿堂法书》、《玉烟堂帖》、《海宁陈氏藏真帖》等丛帖收录。

  《齐君帖》,亦称《致齐君尺牍》、《与齐君书》、《垂顾帖》,行书,纸本,27.8 × 48.5cm,凡13行,109字。书于崇宁三年(1104年)。钤有“曹溶之印”、“毛九畴印”、“绍勋’等印记。《石渠宝笈三编》、《故宫书画录》等著录。《宝贤堂集古法帖》、《泼墨斋法帖》、《渤海藏真帖》、《海宁陈氏藏真帖》、《翰香馆法书》、《唐宋名人书》、《平远山房法帖》等收录。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报雲夫帖》亦称《致雲夫七弟尺牍》、《报雲夫》、《竭力田园帖》 纸本32.6×65.4cm,凡18行,242字。无书写时间,从书风判断应是晚年所书,大约书于1100~1105年间。钤有“项叔子”、“安岐之印”等印记。《大观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等著录。《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谷园摹古法帖》、《宋黄文节公法书》、《宋四家墨宝》等收录。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

  大凡古人尺牍,或叙离别之情,或询家人之安,或与同好畅述人生,或与友人切磋文艺,言之所吐,一往而情深,施于尺素,虽不计工拙,而随手挥洒之际,真意流露,若此尺牍出于名人书家之手,则更是弥足珍贵,于是世人竟相珍藏,每得名家尺牍,视若拱璧,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今天,但遗憾的是随着书写工具的改革、信息的流通和电脑的发明,用毛笔书写尺牍的文化现象日趋消退,而历代名人尺牍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的积淀和特殊的书写格式不但受到书家的青睐,同时亦受到收藏家和鉴赏者喜爱。

  亦称《读书绿荫帖》、《与立之承奉书》行草 纸本 27.1 × 43.1cm。凡9行,81字。书于元祐三年(1088年)左右。钤有“缉熙殿宝”、“友古轩”等印记。《石渠宝笈初编》、《故宫书画录》等著录。《停云馆帖》、《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谷园摹古法帖》等收录。现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黄庭坚,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世称“黄山谷”。北宋诗人,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学苏轼门下,天下称为“苏门四学士”,开创江西诗派。

  映日低風整復斜。綠玉眉心黃袖遮。大梁城裡雖罕見。心知不是牛家花。九疑山中萼綠華。黃雲承韤到羊家。真筌蟲蝕詩句斷。猶託餘情開此花。仙衣辟積駕黃鵠。草木無光一笑開。人間風日不可耐。故待成陰葉下來。湯沐冰肌照春色。海牛。壓。押簾風不開。直言紅塵無路入。猶傍蜂須蝶翅來。右和王仲至少監詠姚花四首。用其韻。

  藏镪见贷,已领,甚愧。琐屑奉烦,许同东玉见过,甚惠。《宝藏论》一册送去,试读一遍如何?因为黏缀一鸦青纸庄严之,幸甚.庭坚顿首。明叔同年家。

  《糟姜帖》,又称《承惠帖》,凡5行,37字。无书写时间,从笔法、结体、风格来判断,应是早年所书,大约书于 1086-1093元祐年间。此帖深得张旭、怀素草书飞动洒脱之神韵。用笔紧峭,瘦劲奇崛,气势雄健,结体变化多端。从首行下笔处,便见笔墨自由舒展,至末尾更显随意,可谓心手双畅,臻入化境。此篇手札虽小,而意含万千气象,达到了东坡所谓“少小时须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

  释文:庭堅叩頭。辱答教。極荷勤懇。本往乞一小盂子。研旁洗筆。只□□□來濶。略容半(一字點去)升許者爾。乃承□□□飲具及取村醪掖閒瓶。甚愧,受來賜重複也。或有所須不外示諭。庭堅叩頭。上公言通直執事。庭坚叩头,辱答教,极荷勤恳,本往乞一小孟子,研旁洗笔,只口口盏来阔,略容半升许者尔,乃承口口口饮具及取村醒掖闲瓶,甚愧,受来赐重複也。或有所须不外示谕,庭坚叩头上。公言通直执事。

  雲夫七弟:得书,知侍奉廿五叔母县君万福,开慰无量。诸兄弟中有肯为众竭力治田园者乎?鳏居亦何能久堪,复议昏对否?寄示兄弟名字曲折,合族固,几为完书矣c但欲为其中有才行者立小传,尚未就耳。庞老《伤寒论》无日不在油案间,亦时时择默识者传本与之。此奇书也,颇校正其差误矣,但末下笔作序。序成,先迭成都开大字板也,谈信可寄矣。蕲州州藏记亦不忘,但老来极懒,故稽缓如此耳。寿安姑、东卿一月中俱不起,闻之悲塞。二子虽有水皑为生资,子顾弟乔能周旋之乎?窀穸之事,计子顾必能尽力矣。叔母不甚觉老否?徐氏妹孀居,如何调护令不爽邪?无期相见,千万为亲自爱。十月十日,兄庭坚报雲夫七弟。

  黄庭坚《雪寒帖》亦称《明叔少府》、《致明叔少府尺牍》 行书 纸本28.8 × 17.5cm,凡6行,61字。无书写时间,从笔法、结体、风格等方面综合比较,与《动静帖》、《致明叔同年尺牍》非常接近,大致书于绍圣年间。

  北宋黄庭坚行书《荆州帖》,亦称《动静帖》、《致公蕴知县宣德执事尺牍》纸本,31.2×43.2cm,凡10行,132字。书于绍圣二年(1095年)三月四日。钤有“缉熙殿宝”、“天历之宝”等印记,后有“臣柯九思进入”的题记,清经安岐收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谷园摹古法帖》、《宋黄文节公法书》等收录。

  《石渠宝笈初编》、《故宫书画录》等著录。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此帖笔锋劲健、功力深厚、遒丽古雅、洒脱飘逸。笔画转折,亦中规入距。

  庭坚叩头。比因南康签判李次山宣义舟行。奉书。并寄双井。计夏末乃得通彻耳。急足者伏奉三月六日手诲。审别来侍奉万福。何慰如之。

  九陌黃塵烏帽底。五湖春水白鷗前。扁舟不為鱸魚去。收取聲名四十年。甓社湖中有明月。淮南草木借光輝。故應剖蚌登王室。不若行沙弄夕霏。右奉呈外舅孫莘老。小黠大癡螳捕蟬。有餘不足夔憐蚿。退食歸來北窗夢。一江春月趁魚舷。桃李無言一弄風。黃麗唯見綠怱怱。人言九事八為律。儻有江船吾欲東。右歸自門下後省臥酺池寺書堂。

  黄庭坚行书《藏镪帖》,又称《致明叔同年尺牍》、《与明叔同年书》等,纸本,28.5×20.5cm,凡6行,55字。书于绍圣二年(1095年)左右。钤有“项子京家珍藏”、“吴桢”、“江上莫氏图书印”等印记。《石渠宝笈续编》、《故宫书画录》等著录。《李书楼正字帖》、《墨缘堂藏真》等收录。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黄庭坚《致天民知命大主薄书》,此帖亦称《与天民知命书》,《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释文》称《家书》,《大观录》称《家书帖》,《墨缘汇观》称《天民知命帖》,《珊瑚网》称《手简一通》。行书。纸本。信札一则。纵25.5厘米,横45.9厘米。书于北宋哲宗绍圣二年(1095)。《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第十三册、《谷园摹古法帖》第十三卷、《宋黄文节公法帖》卷二收录。

  昌州使君景道。宗……秀也。往余與公壽景珍游。時景道方為兒童嬉戲。今頎然在朝班。思公壽景珍不得見。每見景道。尚有典刑。宣州院諸公。多學余。道。書。景道尤喜余筆墨。故書此三幅遺之。翰林蘇子瞻。書法娟秀。雖用墨太豐。而韻有餘。於今為天下第一。余書不足學。學者輒筆愞無勁氣。今乃舍子瞻而學余。未為能擇術也。適在慧林。為人書一文字。試筆墨。故遣此。不別作記。庭堅頓首。景道十七使君。五月七日。

  释文:庭坚再拜,道涂疲曳,不得附承动静。遂六十许日,处处阻雨雪,今乃至荆州尔。春气暄暖即日不审体力何如?王事不至劳勤,颇得与僚友共文字之乐否?所差人极济,行李道上殊得力。荆州上峡,乘舟不大费而差安便。遂不须人,故遣回。明日登舟即行,方此阻远,临书增情,千万为道自重。谨勒手状,三月四日,庭坚再拜上。公蕴知县宣德执事。

  黄庭坚《勤恳帖》(《致公言通直执事尺牍》)纸本行书 27.9×24.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天民、知命、大主簿:霜寒,想八嫂安裕、九妳、四妳、大新婦、普姐、師哥、四娘、五娘、六郎、四十、明兒、九娘、十娘、張九(咩兒)、韓十、小韓、曾兒、湖兒、井兒,各安樂。過江來,甚思汝等,寂寞且耐煩,不須憂路上,路上甚安穩。但所經州郡多故舊,須爲酒食留連爾。家中上下,凡事切且和順。三人輪管家事,勿廢規矩。三學生不要令推病在家,依時節送飯及取歸。書院常整齪、文字勿借出也。知命且掉下潑藥草,讀書看經,求清靜之樂爲上,大主簿讀《漢書》必有功矣。十月十四日,立報。諸嬭子以下,各小心照管孩兒們,莫作炒,切切。

(编辑:admin)
http://infopijat.com/fatie/73/